NYorkermania X Fall

1.jpg

 

走在每個城市中,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躺在草地上人們的平均動作以及姿態,

最足以代表這個城市的靈魂意像,從接觸草皮的面積、群聚的範圍亦或是與籬笆的距離,

都能最真實的看到無法隱匿的淘氣小動作,

縱使你身處在一個最自傲的都市。

 

何謂自傲?

從路人有目的的步行速度或是盡可能避開接觸而產生過大角度的側身姿態,

或是恣意於路邊坐著,戴著墨鏡翹腳抬著頭,無聲地表示:Leave me alone,這是我的領地,我的天空。

憑什麼?

“我們能在一個街廓的範圍內有著兩個不同民族卻互不干涉。”

“我們是世界上的大都會之中,城市裡公園密集度最高的。”

“我們是世界上地鐵車站數最多的!” ->對不起你不是紐約人,這應該是在旅遊書某個“你知道嗎?“或是”關於紐約的X種秘密“的小框框裡寫的。

在我眼中,紐約有的是,也值得讓他們驕傲的是,

那驚人的歧異度與高度的再生能力。

 

#1

這是個癮頭,關於用力呼吸。

2.jpg

 

#2

High Line 紐約高線公園,

位於雀兒喜區(Chelsea),全長1.5哩,橫跨十個街廓,

起頭從Chelsea Market開始,近期完工的第三期工程一路延伸至哈德遜河沿岸,

曾經,這條於1930年代運送肉品而將要被拆除的鐵路,如今成為曼哈頓西區的一條城中綠蔭,

曾經,因為肉品運送由公路取代而逐漸沒落的high line,如同曾經因著藝術家出走而沒落的西村,

但都因著再生以及自我省思而重新握回的自傲主權。

如今,這條high line沒有二用,沒有任何營利條件或是遐想,

單純的講述一個關於撿回殘破生命的故事。

3.jpg

 

#3

沿途蜿蜒與起伏不定的木棧道,或是隨機以多邊形盤踞路中的綠毯,

不論它支撐的是只因慕名的相機,或是將它視為一段短暫午睡或調情的秘密存在,

總是能在一些無法遮蔽的小動作中會心一笑。

4.jpg

 

#4

5.jpg

 

#5

6.jpg

 

#6

還記得剛上 high line 時,正在一陣慌亂以及試著讓視覺歸位以辨識方向以及因著震撼而眼花撩亂的情景,

遇到了兩位老先生與我們閒聊起來,

他們其實就住在high line旁邊,只要不用遠行去看孫女的時間以外,每天都會坐在相同的位子看著報紙,

聽聞我們是念土木工程的,便非常興奮的想聽我們對於high line重劃之後帶動房價變化的意見,

雖然西村本來房價就十分驚人,現在因著high line ,沿線直到哈得遜河的新設計大樓,

房價直逼天際,而可惜的把一些藝術家給趕往對岸,

後來想跟他提起台北也有在討論想改建一座橋成為類high line式的城市標的,

只是話到嘴邊就岔住了,

當時紐約在討論 high line鐵路的存廢以及更新時,市民集起組織"high line group"來與市政府以及建築師協調,

在三者的劍都磨平之後,才在眾人的笑容中迎接 Diller scofidio+renfro 來進駐接手設計及動工,

看著我們,存廢只箝制在財團利益以及對重生抱有二心,不論是營利或是以錯誤的原因作為出發點,

我們能有這樣的高度以及克制力來擁抱自以為擁有的傲氣嗎?

我在這個有智慧的老先生前低下頭。

7.jpg

 

#7

8.jpg

 

#8

9.jpg

 

#9

10.jpg

 

#10

11.jpg

 

#11

是呀,戰爭結束了。

12.jpg

 

#12

13.jpg

 

#13

14.jpg

 

#14

15.jpg

 

#15

16.jpg

 

#16

17.jpg

 

#17

18.jpg

 

#18

雀兒喜市場(Chelsea market)

foodie發狂與嗜於浮誇食物者的第一現場, 

作為high line肉品鐵道的起點,曾經的 National Biscuit Company,也就是Oreo的產生地,

如今與high line 一同面臨重生的陣痛後,成為了代表西村的市集,

為什麼要稱它為屬於西村的市集?

如果攤開來整個紐約食材市場的大頭釘地圖,每個市集都會反映出以它為中心方圓一公里內的區域氣質,

不論是攤商的叫賣豪放度、食材的種類與市集內打燈的角度,

外露管線與不規則拼搭的磚頭與些挑高式的光影交雜,

Here's west village!

對了,在Madison park 旁的 Eataly 屬於什麼?

布雜式(Beaux-arts)的義大利白領階級風。

19.jpg

 

#19

20.jpg

 

#20

21.jpg

 

#21

22.jpg

 

#22

23.jpg

 

#23

純粹提醒你該野餐了。

24.jpg

 

#24

25.jpg

 

#25

26.jpg

 

#26

在道地的市集看著店員把兩磅的波士頓大龍蝦放進沸水裡是世上最美的畫面。

27.jpg

 

#27

28.jpg

 

#28

29.jpg

 

#29

“喂?妳在哪裡呀” 他一手拿著吉他,一手搖晃的拿著手機與快滴下來的gelato走在13th high line的階梯上,

“ 我從30th來,我們剛好一個在起點一個在終點耶。” 妳耶得非常漫不經心。

妳大概是因著某小片薰衣草愣住了吧。

這時,晚上11:33,high line上僅剩一些彈奏著剩餘曲目的街頭藝人,

幾秒的空白,從手機裡聽到妳那遠遠傳來的琴聲,

“ 是蕭邦的夜曲,你有聽到嗎?” 妳聲音與注意力完全分散的說著,

我試著用那閒置的右耳抓到那在一片安靜中落鍵特別重的幾個音符。

” 讓頻率還有音高找到我吧!“

我的腳步隨著那不斷重複但更加浮誇的第一主題旋律改變速度,

試著讓左右耳那從不同方向來卻源自同一雙手的旋律平衡,

妳應該就在左右兩邊達成共識那一刻。

紐約現在入秋微涼,五感只剩下聽覺的我試著用靴子與木頭的碰撞聲代替視覺,

尾聲的第三次重複,那纏綿悱撤稍嫌過多的裝飾音終於找到同調性,

木棧道上微弱的燈光使妳那靜靜在地上顯示著我號碼的手機特別明亮,就在妳躺下的草地與電子琴腳旁,

決定不再為尾聲添加更多裝飾的老先生停下手笑笑的看著我說,"She's cute,aren't she?"

30.jpg   

Chopin-Nocturnes Op9:No.2 / Part.2 高度姿態

jackie.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